2017年度十大产业人物上篇:马云马化腾背后BAT是终极玩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23 06:26

言必称“泛娱乐”的2017内地娱乐圈,经历了互联网与金融的资本洗礼,其飞速蜕变为历史罕见。眼花缭乱的收购大事件,是泛娱乐产业在高度资本化后的必然趋势,也催熟了行业的“大跃进”。

业内观点指出,中国泛娱乐产业已是一个近6000亿元的市场,游戏以1700亿位居首位,电影与剧综同样是千亿级别,此外动漫、音乐、文学、直播等都榜上有名。在泛娱乐的盛宴中,马云、马化腾等业内大佬展开激烈争夺,有雄厚现金流加持的BAT才是这场比拼中的终极玩家。

马化腾:从王者峡谷到“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当DOTA和WOW式微,端游早就让位于手游。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下,马化腾所领导的腾讯,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网络游戏公司、社交媒体和内容生产平台。腾讯社交媒体的行业垄断地位无需多言,其微信、QQ、TIM、QQ空间在各自领域独领风骚;内容生产同样是巨无霸式的存在,把控小说IP资源的阅文集团、在音乐版权竞争中遥遥领先的QQ音乐、展开多次强强联合的腾讯影业,都体现出鹅厂的存在感。

容易被忽略的是,腾讯游戏——作为腾讯互娱最核心业务,游戏实质上是马化腾在腾讯内容战略布局中的最重要一环。在2017年,腾讯游戏的总用户数与收入规模位居全球第一,基于游戏打造的泛娱乐体验,正是马化腾继文学、动漫、影业等业务板块之外的最重要布局之一。

2017年,马化腾在游戏布局上动作频频。4月,腾讯互动娱乐在北京公布了“极光计划”,旨在帮助国内中小开发商以及独立游戏开发者,来孵化和培育更多有特色的移动端产品;腾讯还把此前制作的网络游戏、单机游戏辅助平台TGP升级为WeGame游戏平台,专业型游戏平台试图比肩国际化的Steam。

而年度游戏《王者荣耀》与《绝地求生:大逃杀》,以及热度一直居高不下的《英雄联盟》,同样与腾讯息息相关。自2016年底,《王者荣耀》以横扫千军的气势席卷神州大地,成为风靡大街小巷的国民手游。现象级游戏曾引来“13岁少年被禁玩游戏后跳楼”、“11岁女孩为买装备盗刷10余万元”等爆款新闻,也客观上加速了“史上最严防沉迷措施”的问世。

进入12月,最高两百多万人同时在线,中国玩家占据一半的“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创下了多个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下半年最火的游戏。近日,腾讯宣布正式代理国内的《绝地求生:大逃杀》,同时还与蓝洞公司合作出品宣布了手游的“一鸡三吃”计划:《光荣使命》《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绝地求生:全军出击》。

作为全球最大网络游戏公司的掌舵者,马化腾有多喜欢游戏这头“现金牛”?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就为旗下游戏打call:“《王者荣耀》玩得少,现在对休闲竞技游戏更感兴趣,比如‘吃鸡’。”

马云:继续“买买买”阿里大文娱依然要找寻方向

刚经历了双11和双12的剁手党们,又给“马爸爸”贡献了多少?引得万千中国人“吃土”的马云,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站在顶级商业圈层的大佬。曾在公众场合表示“中国人最缺Double H,健康(Health)和快乐(Happiness)”的马云,寄希望大文娱能够让“年轻人的快乐更阳光”。

2016年6月,阿里大文娱成立,阿里影业、合一集团(优酷土豆)、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游戏、阿里文学、数字娱乐事业部等组成了阿里巴巴的泛娱乐生态矩阵。随即财大气粗的阿里,展开了停不下来的“买买买”并购:

2017年3月,阿里巴巴宣布对国内演出票务平台大麦网完成全资收购,实现阿里大文娱版块重要组成部分的阿里音乐与大麦网的业务打通。

9月,阿里巴巴收购詹钟晖所在的广州简悦,并成立游戏事业群,补齐了游戏的短板。

11月,双11晚会在“剁手节”前华丽落幕,260分钟全程直播,2.7亿福利大奖、每分钟100万现金、还有南极免费游密集砸向网友。

12月,曾在3月问世的“W+量子计划”升级为“大鱼计划”,通过新增大鱼潜力奖金扩大对潜力新锐创作者的奖励,鼓励内容创作者发布独家内容。

不过,“无所不有”的阿里大文娱,虽然涉及了电影、音乐、体育、网络文学、在线视频、游戏、在线票务、应用分发等板块,但却面临“大而不强”的窘境。外界普遍认为,除了优酷在优爱腾的竞争中具备一较高下的实力外,其他业务都被老对手腾讯碾压。显而易见的是,整合依旧是阿里大文娱的头等任务——在俞永福转岗后,马云暂时还未拿出更好的整合办法。

阿里巴巴财报显示,旗下数字娱乐的亏损正在加大:2018财年第二季度财报(也就是2017年第三季度)33.83亿人民币,去年第三季度亏损额是22.47亿美元,同比增长33.58%。在泛娱乐的领域,马云要加一把劲了。

龚宇:没有百度生态加持爱奇艺自造炉灶

在美国娱乐业权威媒体《好莱坞报道》2017年度“中国娱乐业十大影响力人物排行榜”中,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与马化腾与马云并列,而非百度李彦宏。《好莱坞报道》评价道,龚宇在娱乐界的影响力一目了然,称“爱奇艺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龚宇的远见卓识和卓越领导”。

在BAT的泛娱乐竞争中,阿里巴巴与腾讯较为强势,而专注于AI领域的百度,对长期“拖累”财报的爱奇艺并不看好,后者甚至不得不自建生态,成为相对独立的在线视频与娱乐服务平台。

原生是爱奇艺与阿里巴巴、腾讯的最大不同,视频、文学、漫画、商城、直播等等,爱奇艺均采用自建渠道,而未有假手他人。在2017年,爱奇艺在移动视频上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

今年暑期档爆款网综《中国有嘻哈》,把小众的嘻哈文化变成了流行的主流文化,并营造出GAI等草根明星,其商业号召力仍有长尾效应。在网综崛起的2017年,《中国有嘻哈》还在网综与台综的竞争中,为网生内容再下一城。

在“云腾计划”“苍穹计划”“海豚计划”“幼虎计划”“天鹅计划”等平台战略之下,《最好的我们》《河神》《无证之罪》《你好,旧时光》等网剧成为了网剧崛起中的佼佼者,其中《河神》和《无证之罪》的海外版权被Netflix收购,与《白夜追凶》一起成为网剧“出海”的成功典型。

未来专注于AI的百度,前不久宣布了“ALL IN AI”的全新战略,其长期规划似乎将导致BAT的关系调整,对爱奇艺的支持可能会持续下降;摆在爱奇艺面前的问题仍然是,2018重启IPO是否会一帆风顺?

黎瑞刚:在2017年补齐华人文化的最后一块短板

对普通人来说,黎瑞刚的名字,可能比热衷娱乐活动、喜欢出风头的马云要陌生得多。有“中国的默多克”之称的黎瑞刚,是中国传媒界的传奇人物,早被媒体赞美为“内容之王”。作为华人文化的董事长,黎瑞刚打造了横跨文旅地产、现场娱乐、院线、艺人经纪、音乐、体育等领域的“文化航母”,其涉足领域比泛娱乐的外延要更加宽广。

2017年4月,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宣布入股全球最大的经纪公司美国CAA,后者拥有斯皮尔伯格、贝克汉姆、茱莉亚·罗伯茨、汤姆·克鲁斯、乔治·克鲁尼、布拉德·皮特等重量级艺人,此举被外界广泛关注并深度解读。

9月,华人文化又完成了对UME影院的收购,这一收购正式补齐了华人文化在影视领域的最后一块拼图——完成从上游制作到中游宣发、网络票务再到下游影院的产业布局。《投资界》对此评价称,“华人文化在传媒领域的布局,终于凭借此举全线贯通”。

在外界看来,华人文化在整个泛娱乐的布局中,较为注重产业链的完整性,影视娱乐、喜剧生态、体育文化等各大细分领域中无一偏废。

王健林:进击的文化巨人也要打造泛娱乐“巨兽”

作为万达转型的急先锋,王思聪在“超级网红”等标签之外,已经在悄然间构建起了庞大的泛娱乐帝国。而这一切,正是王健林主导下的万达转型之路。

王思聪麾下的普思资本,最近4年来完成了26个项目的股权投资,其中投出5个已经上市的企业,更是让初入投资圈普思资本大赚。其投资的行业领域异常丰富,无论是游戏竞技还是直播平台,既是王思聪个人兴趣所在,却也是万达在泛娱乐方面的尝试。

王健林和他的万达,同样在去地产化,转向轻资产的文娱。万达文旅酒店以632亿打包卖给融创中国,是去地产化的重要标志之一。王健林曾表示,融创与万达交易完成后,万达商业计划今年内清偿绝大部分银行贷款,万达商业负债率将大幅下降。

而拥有全世界拥有最多的院线数量的影业集团,万达电影的净利润在2017Q3财报来看,超过了华谊兄弟和光线传媒两家净利润之和,其减少对电影票房的依赖,增加影院广告收入、商品销售收入、影片投资和宣传推广的尝试在不断推进中。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