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特殊关系”淡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1 00:40

图为美国驻英国大使馆。 新华社法新

近日,历经10年建设,美国驻英国伦敦大使馆新馆如期对外开放。开馆仪式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却没有如期现身。开馆前几日,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布取消对英国的访问,也不会为美国驻英国新使馆剪彩。

特朗普临时“爽约”,让外界不由重新审视美英之间曾经宣扬的“特殊关系”。不得不说,这对亲密盟友,近来关系有点淡。

盟友不再同步

相比以往美英两国领导人走动之频繁,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至今尚未访问英国,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对于最近这次缺席美国驻英大使馆开馆仪式,特朗普在推特上给出的理由是,他不满于奥巴马政府出售原来的美国驻英国大使馆馆舍,而在偏远郊区耗资12亿美元建设新馆。

不过,如路透社所称,美国驻英使馆的搬迁工程早在小布什政府时期就已决定并启动,特朗普的这一说辞不免有些牵强。

随后,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发言人澄清称,特朗普取消的是使馆剪彩活动,他对英国的国事访问没有变化,只不过日期尚未确定。

2017年年初,特蕾莎·梅访问美国时,向特朗普转达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邀请,邀其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然而,相比前任总统奥巴马上任之初第二个到访的国家就选择英国,特朗普在上任近一年后,访问了欧洲、中东、亚洲的多个国家,其英国之行却一推再推。这让外界对于美英这对盟友的“特殊关系”不免产生疑虑。

事实上,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英之间已闹了不少“不愉快”。

2017年11月底,特朗普在推特上转发了英国一个极右政党的三段反穆斯林视频,在美英两国引起不小风波,英国国内一些反对派政客就此事要求取消邀请特朗普访英。为此,特蕾莎·梅的发言人也对美国总统的“错误转发”予以谴责。

除了类似的“插曲”之外,美英两国在地区热点问题和全球治理领域也显露出越来越多的不同步。

2017年12月,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打算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消息一出,英国和法国、意大利等8个国家要求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商讨耶路撒冷问题。

对于此前特朗普扬言要撕毁伊核协议,特蕾莎·梅也第一时间致电特朗普,强调应该认真监控并完全执行这份非常重要的协议,并且重申英国将致力于维护2015年达成的伊核协议。

在全球气候变化、全球多边贸易等问题上,美英两国的论调同样常常不尽相同,并不那么和谐。

战略价值下降

日前,英国《每日邮报》援引英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称,特朗普之所以做出取消访问英国的决定,是因为其不满会晤的组织及规格。

事实上,早在去年特蕾莎·梅向特朗普转达国事访问的邀请之后,英国国内就一片反对。近200万名英国民众签名请愿取消特朗普的国事访问,英国议会不得不就此展开辩论。

“特朗普此次取消访英之行,很有可能是受到英国国内民意的影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问题专家孙成昊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特朗普上台之后颁布“限穆令”等一系列举动,与英国一向宣扬的自由主义价值观念相背离,在英国国内引起很大争议,如果特朗普此时执意按计划访英,场面或许不免难堪。

不管特朗普究竟出于何种原因取消此次访英之行,纷纷扬扬的分歧背后,美英领导人层面互动不如以往,两国围绕重大国际事务的协作乏善可陈,这已成为近一年来日益明晰的事实。一些分析认为,如今英国忙于“脱欧”,美国转向“本国优先”,两国“特殊关系”面临搁浅。

“美英 特殊关系 有所淡化,与其说是出现在特朗普上台之后,不如说是在英国 脱欧 之后。”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赵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事实上,二战之后,英国对于美国的战略价值一直在下降。之后,美国对美英“特殊关系”再次做出回应,一个重要原因是英国成为欧盟核心成员国,有助于美国了解欧盟国家的内外政策动向,进而影响欧洲一体化趋势。如今,英国选择“脱欧”,对欧盟的影响力随之减弱,对美国的战略价值自然也就随之下降。

当下,对英国而言,正在进行的“脱欧”谈判漫长而艰难。“这一方面使得英国本身自顾不暇,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和欧盟达成有利于本国利益的协议,另一方面英国所处的不确定状态让美国还没法和英国推进一些实质性合作。在欧洲几个大国中,英国对美国的重要性相比之前肯定是下降了。”孙成昊说。

分歧日益凸显

美英“特殊关系”最早由英国时任首相丘吉尔在二战期间提出。在经历几十年起伏之后,这段“特殊关系”如今还能否继续维系?

“其实,在英国的对外关系中,美国的重要性没有变化。在选择 脱欧 之后,英国和欧洲大市场的关系存在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况下,北美市场对英国的意义不言而喻。”赵柯分析称,“脱欧”之后,英国想要发挥全球性作用,一个非常现实的选择就是借助和美国的关系,增强英国在全球政治舞台的影响。目前,英国对美国的战略需要实际正在加大,其重拾并强调美英“特殊关系”的需求更为迫切。

正因如此,特朗普上台之后,特蕾莎·梅成为第一个访问美国的外国领导人,并早早向特朗普发出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的邀请。此后,虽然英国民众及反对党的反对声音沸沸扬扬,特蕾莎·梅始终顶住压力,力促特朗普对英国事访问。

“特蕾莎·梅领导下、处于退欧阵痛中的英国政府,比往常更紧张地想要牢牢抓住美英 特殊关系 。”英国《金融时报》如是称。

然而,愿望美好,却未必能顺利实现。

“美英两国有着特殊的历史纽带,也有二战期间携手战斗的共同记忆,同时双方在情报、安全和核方面的合作也十分紧密。”孙成昊指出,这些都是美英“特殊关系”得以存在的支撑,不可能一下子就终止。但是,未来两国在理念上的分歧可能日益凸显。

在2017年初的达沃斯论坛上,特蕾莎·梅提出了打造“全球化英国”的目标,表明英国“脱欧”之后将会选择的方向是拥抱全球。此外,英国也多次表示将继续展开多边合作,积极参与全球治理,这与特朗普政府秉持的“本国优先”原则和从多边转向双边的倾向背道而驰。

“在政治理念上,英国和欧洲的主流思想更加接近。今后,美英最有可能面临的问题就是关于自由主义的理念之争、路线之争。”孙成昊指出,这将让英国在处理和美国的关系时陷入矛盾与纠结之中。

相对而言,美国的抽身或将更为果断。“未来,美英同盟的关系不会改变,不会因为特朗普取消一次访问就受到影响。不过,两国之间的 特殊关系 在某种程度上已是虽有名头,实质内涵却越来越少。”赵柯指出,在过去的美英“特殊关系”中,美国通过英国对欧洲事务进行有效干预,是非常重要的内容之一。如今,失去了这一核心,美英“特殊关系”日益空洞化将成为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

本报记者 严 瑜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1月20日   第 06 版)

责编:刘强、总编室

(原标题:美英“特殊关系”淡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